喵三

請別忘記我.

p1自设 p2企划❣️

【超蝙】修补破碎之心 END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他们是最好的

Trepang:

含WonderSteve内容。

Notes:当克拉克第一次触碰到布鲁斯的嘴唇,他听到了心跳声,来自布鲁斯的、从未如此有力的心跳声。

“我一直觉得人类是个神奇的物种。”戴安娜用指甲敲了敲玻璃杯,一朵金色的水花从起泡酒底部翻腾到空中,这是扎塔娜教她的小魔法,她看着那朵水花在空中炸开,变为倾注了阳光分子的颗粒回到起泡酒里。

“何其相似。”她笑着说。克拉克知道戴安娜指的是什么,他同样为这个世界人们的生死感到惊奇。他们出生时拥有完好的心脏,随着时间推移,他们的心脏会因各种各样让他们痛苦的事而逐渐破碎,直到最后一块碎片化为齑粉,死亡也随之将至。

克拉克将视线转向布鲁斯,他穿着深色的大衣,用手撑着脑袋斜靠在藤椅上,似乎已经睡着了。阳光给他浓密的睫毛镀了一层金色,克拉克没有继续看他。即使布鲁斯应了戴安娜的邀请,他还是这么格格不入。黑暗骑士就像海中孤立的岛屿,无论有多少浪花涌向他,结局无一不是被击碎重回大海。

韦恩走后克拉克摩挲着光滑的杯口,“他并非铁石心肠。”克拉克说,“我能看到他有一颗比皮囊更为透彻、清亮的心脏。”那是一颗几乎全部破碎的心,它们浮在布鲁斯的心腔中,却没有世人常见的血肉模糊,它们只是静静地浮在那,像是被熔化后重塑的精铁。

“那就去证明。”戴安娜说。“你今天还要去见他吗?”克拉克问,他指的是史蒂夫。
“当然。”戴安娜笑道,她棕色的瞳仁里安静地落下一片湖泊。

再次见到蝙蝠侠是在一个月后,那是哥谭最冷的季节,超人能闻见遥远港湾冰火交错的硝烟气息,他在空无一人的港口找到了蝙蝠侠,一个流血的、身躯冰冷的凡人。
“让我帮你。”超人尝试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蝙蝠侠因失血而冻僵的身体,细密的雪花落在他们身上,蝙蝠侠看着他,他的声音听起来嘶哑低沉,这使他更像野兽或是某种都市诡异的黑暗传说,而并不像一个活生生的人。
克拉克看着蝙蝠侠摔下浸透鲜血与汗水的战衣,靠近肋骨处,那有一道略深的新鲜伤口,汩汩鲜血混着泥土和雪冲刷这具伤痕累累的身体。克拉克走近他,他早已能精确掌握自己的热视线,于是片刻后浑浊的空气中又添了一股奇特的焦味。
蝙蝠侠向他点了点头,然后他又一次安静地离开了。

超人凝视着韦恩离开的方向,没有含铅的战衣,氪星人可以清楚地看到蝙蝠侠胸腔里那颗破碎的心脏如何跳动。他也可以听到布鲁斯的心跳。
那是极轻极慢的。

周五克拉克在下班途中碰见了戴安娜和史蒂夫,他们简单地打了招呼。克拉克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咖啡店里安静地注视这对恋人:戴安娜青春永驻、她富有活力、温柔强大,而史蒂夫却已经满头白发。他听戴安娜说过史蒂夫因为身体原因必须住在医院,他的记忆、精力、健康全都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削减。绝大部分时候都是戴安娜握着史蒂夫干瘦苍白的手说话,史蒂夫则是温柔地看着他的爱人。

“这和他的心脏有关吗?”克拉克问,他想起蝙蝠侠那颗支离破碎的心。
“不,”戴安娜回答,她看着克拉克的眼睛,“人类是有寿命期限的,他只是在走向不可逆转的未来。”亚马逊的女战士坦然地回答这个问题,在她看来,死亡并不是失去了生命。作为神袛游历人间的无数岁月已将她磨砺成了时间的审视者,她看似从未真正参与其中却又处处留下痕迹。

克拉克没有说话,他安静地咀嚼嘴里的食物,咖啡厅流畅的钢琴声让他放松、舒适。“破碎的心脏能够修补吗?”他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不是没有过先例,但现在人们仍没有研究出有效的方法。”
“或许情感,友情、爱情、亲情等等……”克拉克仿佛又听到来自蝙蝠侠的微弱心跳,他从未见过任何一个人的心破碎得那么彻底却又依然强大。哥谭不能没有蝙蝠侠,我也同样如此。他在心里说。

正义联盟成立后超人和蝙蝠侠的接触次数逐渐增加,出于含铅的蝙蝠战甲及蝙蝠侠自制的心跳屏蔽装置,更出于超人对蝙蝠侠的尊重已经对他们日益亲近关系的信心,克拉克再没有透视过布鲁斯的胸腔,也再没有听过布鲁斯的心跳。

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克拉克告诉自己。他在试穿一套新西装,佩里派他前往哥谭参加年度人物颁奖仪式。
“看住韦恩。”佩里叮嘱道,他决不能再被其他报社抢了这块大肥肉。
于是现在克拉克不得不挤在一群疯狂的记者中,他看到布鲁斯从一辆豪华的加长林肯车上下来,他的出现立刻引起一阵骚动。
“我必须承认,韦恩那张脸的确是他的资本。”克拉克听到人群中的议论,他的目光一直紧紧追随着布鲁斯。这个男人无疑是英俊的,他噙笑的嘴角带着恰到好处的傲慢,却并不招人厌烦。那双璀璨的蓝眼睛在灯光下接近透明,布鲁斯的神情透出一股子惹人怜爱的天真,他拥有一张天生该被宠爱的脸。

布鲁斯看起来完全没有注意到克拉克,只远远地朝人群挥了挥手就离开了。有谁能想到这个活跃在镁光灯下的媒体宠儿、亿万富翁会是哥谭街头巷尾让所有心怀恶念者战栗胆寒的黑暗骑士?虽然不想承认这一点,但克拉克清楚自己并不了解布鲁斯,正如蝙蝠侠无法像其他超级英雄一样现身于普通人的世界。

克拉克当晚来到哥谭,他远远看着夜幕中的韦恩庄园,布鲁斯·韦恩正在修缮他的武器,他知道超人正期待着什么,但没有作出回应。
于是他们的关系终止于三月浓烈无比的长夜,随初春的积雪慢慢消融。无论是克拉克还是超人,他们都不知道如何走进布鲁斯的心,自然也无法帮助他修补破碎的心脏。

超人向蝙蝠侠抛出的信号就像坠入湖底的石子,激起涟漪后再无踪迹,所幸万事都有转机。

“你必须学会如何成为超人、如何成为一个英雄。”蝙蝠侠站在他身后,他只穿着黑色的紧身衣,勾勒出流畅漂亮的肌肉线条。“这个世界需要超人。”他说。
“我做不到,布鲁斯,这太沉了。”失去超人力量的克拉克如今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第一次体会到肌肉的酸痛与脱力后汗如雨下的滋味。
“你当然可以。”布鲁斯皱着眉,克拉克莫名地不想去看他的眼睛,他不想在这个男人眼中看到失望的情绪。
布鲁斯走向他,他强硬地握住克拉克的肩膀逼迫他看着自己,“失去了氪星人的力量,你仍旧是超人。”克拉克看着那双深邃的蓝眼睛,他在里面望见了波澜的潮水与闪烁不定的星辰,他并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今天就到这里。”布鲁斯放开了他,他只留给克拉克一个渐渐融入黑暗的背影。

一个人开始认识孤独,是在他听到万物沉默之际。超人可以在光球层凝视这颗蔚蓝星球上每一寸土地,如果他想,他甚至能听到蝴蝶扇动翅膀、看到花苞在夜间绽放。卡尔曾在夜间倾听过布鲁斯的呼吸与呢喃,可现在克拉克睡在仅与布鲁斯一墙之隔的房间却听不到一丝一毫声响。他听不到麦田的风声、雏鸟的啾鸣、突然沉默的世界让他措手不及。
如果说从前超人因为自己与人类的格格不入而感到孤独,那么现在他开始作为一个人类而认识孤独。克拉克将手掌放在自己的左胸口,他能听到自己有力的心跳,一声一声,接连不断。

然后他想到蝙蝠侠,黑暗骑士身边不乏伙伴,但克拉克知道他同样有一个孤独的灵魂。这个男人是海水中的孤岛,却带着朦胧的希望。他又想起布鲁斯的眼睛,那里面含着他尚未读懂的情绪。

“这个世界需要超人。”他重复着布鲁斯的话,睁眼直到天明。

花一晚上思考人生的后果当然是睡眠不足带来的疲乏与走神,他的表现惹怒了蝙蝠侠。在又一次被毫不留情地击倒在地后,布鲁斯走到他面前,他面色阴沉,眼里几乎含着火。
“起来。”他冷硬地说,接着伸出手。克拉克看着那双同样伤痕累累的手,用力握住了它,这触感就像握住一截遒劲的松木。

“晚餐想吃什么?”结束训练后克拉克问布鲁斯,蝙蝠侠看起来心情好了些,大概是因为下午克拉克击败了他一次。
“都可以。”他简短地回答,捡起地上的衣服打算离开,“我知道一家还不错的餐馆,我想我们可以…嘿这只是一个建议,”克拉克语无伦次地说着一句简单的邀请,他有些郁闷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
“好。”布鲁斯停在原地,他侧过脸,浓密的睫毛投下一片阴影,他半张脸融入阳光,看起来意外柔和,克拉克看到他的嘴角往上扬了一个弧度。虽然那笑容转瞬即逝,但克拉克确定布鲁斯笑了。他呆愣在原地,感受自己的心脏砰砰跳动着,有什么在挣扎着破茧而出。

“怎么样?”克拉克一边切着牛排一边问布鲁斯,他将自己那份奶油培根蘑菇汤推向对方。布鲁斯抬头看着克拉克,他在男人眼里看到了期待。
“很不错。”他评价道,这是实话,这家店面不大的小餐馆氛围温暖安静,“待会儿有乐队演奏。”克拉克补充道,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布鲁斯,注意到布鲁斯似乎在微笑,并不是指这个男人的表情,而是布鲁斯现在给人的感受像是在微笑。

如果我还保留着透视能力该多好。克拉克想,他突然很想看看布鲁斯破碎的心脏有没有愈合一点。

甜点上来前餐厅的灯光逐渐变暗,最后只剩中央一盏微弱的橘色小灯。小提琴与钢琴声在黑暗中响起。
布鲁斯仰起头,他突然发现这个餐馆的屋顶是透明的,于是他在乐曲中掉入了星辰织就的绸带。他看见自己从月华中捞起一捧璀璨清泉,青色月亮缓缓升起。
他凝视着克拉克,毫不意外地发现对方也正凝视着他。
最理智的音乐却传达最丰富的情感,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他渴望着早已被埋葬的东西,心腔在隐隐作痛。
或许,我可以纵容自己一次…于是他闭上眼睛,接受了一个湿润甜蜜的吻,在黑暗和温暖的炉火包围中。
慢慢地,灯亮了。

克拉克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他在床上翻滚了好几圈才稍微冷静下来,布鲁斯就睡在隔壁,他忍不住去猜对方的想法。
那是一个突兀的吻,带着太多的不确定与试探,但布鲁斯并没有拒绝他,这意味着什么?克拉克心口滚烫,他此前从未有过这种念头。
千万人之中,每分每秒,从清晨到傍晚,我只想见到你。

寒冷漫长的冬季终于过去,克拉克预想中顺理成章的未来并没有发生,伴随着他恢复能力,布鲁斯又退回了最初的原点。
他们最后一起吃了一顿饭,布鲁斯平静地说出拒绝。他在克拉克带着窘迫与不解离开后仍坐在原位。面前的咖啡尚有余温,温暖的炉火轻抚屋内每个人的身体,可他却一分分冷下去。
他的心脏被禁锢在这方寸之中,在希望与失望间徘徊。屋外是冰雪与人声的光华,里头是已流逝的时间。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心脏,那是支离破碎的,但连接每一块碎片的是一条极细极坚韧的红线。
蝙蝠侠生于黑暗之中,当然知晓压垮一个人的永远不会是黑暗本身,而是那颗因黑暗而堕入深渊、陷入绝望的心。他还不能倒下。

克拉克再次出现是布鲁斯被子弹击穿肺部而不得不卧床的时候,纱布缠绕着他的身体,重伤使他无法在看到超人的第一时间套上含铅的制服,于是超人顺利地扫描了他的全身。
“现在你看清楚了。”他嗓音沙哑,看起来满不在乎。“无论你做了多少努力,我的心脏永远不会愈合,所以,”他用力地眨了一下酸涩的眼睛,“别再爱我了。”
我无法回应。

克拉克没有理会他,太阳之子径直走到他的床前,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布鲁斯的太阳穴突突直跳,他厌恶这种居于人下的位置,即使克拉克永远不会有什么恶意。
氪星人叹息一声伏在床边,现在他们平视了。克拉克的语气带着柔软与无奈,“你上次对我说,我应该将视线放在星辰之上。”

“但我不是神,我也需要爱。我能畅游地球到星辰的广袤空间,却在地面到头骨间迷失方向。”克拉克顿了顿,他显然是想到了什么,清澈的双眼凝视布鲁斯闪避的眸。
“你或许并不需要我,但我需要你。”他凑近布鲁斯干涸的嘴唇。“我需要一个同样了解孤独的人。”
“布鲁斯,你会让我永远扎根于这片土地。”他抚摸着对方略微潮湿的黑发。
“现在我可以吻你了吗?”

“你知道我的心终有一日会完全破碎吧。”布鲁斯做着最后的抵抗,他同样也想与超人接吻。可他知道一旦接受了这朦胧的希望,他在太阳下便再无可遁藏。

“我当然知道……”超人用指腹按压着他的下唇,“当我发现你的心脏并没有愈合时我的确有过挫败与失望,但,”他顿了顿,指尖移到布鲁斯裸露的胸口处,“那根维系你生命的红线,它在发亮,在每次我站在你身边时,它都在发亮。”

布鲁斯张了张嘴,他脸上闪过多种表情,有一瞬间克拉克甚至以为他要恼羞成怒地呵斥他,但最后沉淀在这张脸上的却是超人从未见过的,如此柔软的笑意。

布鲁斯兀地伸出手将超人压向自己,于是克拉克顺利尝到了那双滋味美妙的唇。
他闭上眼用唇摸索布鲁斯,现在在他面前的不是一个暗夜中虚无的标记、不是与黑暗交融的背影,他真真切切地吻住了布鲁斯·韦恩,那个藏在蝙蝠侠与花花公子背后孤独的灵魂。

“我们只活过一刹那。”布鲁斯抵着他的额头说,他眼里带着笑意。
“睡吧亲爱的,往后每日都将有阳光。”克拉克轻柔地回答他。

END

他们都是孤独的星,谢天谢地注定相遇。

我有话要说

人吠:

发生了这个事情之后,我觉得我必须得说点什么。


1.当您不清楚状况,得先去全方面了解清楚,深入观察,在下决定,不然会给别人引起很没必要的麻烦


2.不论是好的不好的建议,接不接受这是人生自由,如果你提出了,并对我的回应有一个范围的要求,那就是绑架,你的道德是虚伪的


3.可能大部分朋友比较年轻,我建议多看书画画旅游感受生活,什么绘圈负能墙非常无趣,只有无趣的人老往哪儿窜,人做好自己已是非常不易。


4.我画画,是我的事情,什么时候我画画就是在画圈了,你们强行锁住别人的自由,我画什么,道不道德,人品如何性格如何脾气如果,这都不是你们该关心或评判的,当然,大家都是,画画和性格、道德观是否强烈,所谓三关是不是和普世大众一样正,是毫无关系的,也是你不该关心或评判的。


5.我画画,是因为我想画,我有话要说,不是为了你们,不是为了给你们看,若喜欢,非常感激,不喜欢,也无妨,人最重要的是明白自己,以及的定位,学生多把心思放在学习和自己喜欢的事情上,多思考,多锻炼,健健康康,幸福成长。

  @扣铁柱 扣爹的崽😭😭😭😭画不出他万分之一可爱 画的太丑惹我自杀!!!!!!!😭😭😭

朋友的人设 超级可爱的小兽😭

n i g h t

“你是我唯一的救赎。”

这一对好好吃啊😭😭有没有组织啊